2013-11-21_181006

左岸:我們之間,一條愛的河流

作者:江國香織 

譯者:陳系美

出版社:方智

出版日期:2010年08月31日

 

    《左岸…》和《右岸…》為江國香織和辻仁成再度合作的長篇作品,兩人分別書寫了女主角寺內茉莉和男主角祖父江九的一生,我先從《右岸》,也就是阿九的故事開始看起,讀了好一陣子,心裡一直掛念也困惑著他們怎麼還沒在一起,直到中間才有點領會書名的用意,雖然彼此之間擁有一條愛的河流,可它也將地面一分為二,有了此岸與彼岸的區別,這似乎也暗喻了他們的世界是相異的,所處的位置是有距離的,他們的羈絆並非相互依存的共生關係,比較接近於一種心靈上寄託,有時會想起有這麼樣的一個人,存在在生命之中,並且那個人的身影從不會隨著光陰的流逝,或是自己與別人相戀而被捨棄和遺忘。


    「兩人既非夫妻也不是情侶,只是青梅竹馬的兒時玩伴,卻也不是普通朋友,阿九心想。彼此沒有交往過,也沒有共度過太多夜晚,更沒有談過夢想或爭論無聊的話題,只有在各自過著各自的人生時,偶爾會想起對方。」P.433《右岸…》

 

    茉莉和阿九所共處的時間,多半是在童年時期,即便如此,他們心中最重要的人也不全是對方,而是茉莉的哥哥總一郎,他的地位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茉莉非常愛總一郎,她討厭沒有哥哥在的任何地方,甚至還會因為他和阿九過於親近而感到不安,阿九雖然喜歡茉莉,但是更崇拜總一郎,他的智慧和想法深深的影響了阿九往後的人生,他是那麼的成熟、聰明、世故,他以超然以對的態度看著這世界,站立的地方也處於不同的高度,是故總一郎的自殺使兩人在精神層面上遭遇了重大的打擊,他們在往後的歲月中仍持續的和總一郎的靈魂進行對話,彷彿他不曾離去,這部份也是我認為他們的關係為何會如此的淡薄又緊密,每當她/他思念起總一郎時,也會興起這樣的心情「只有那個人能夠理解吧。」或是「那個人一定能夠理解吧。」

 

    閱讀時,我想起前陣子在讀的《愛因斯坦的夢》,書裡頭的第十個夢的故事好像茉莉和阿九的故事,居住在那的人都有著某一個過不去的點,有人懊悔的想起他的父親,他為何沒對父親說過他愛他,就連他離開人世時也一樣;有人看著兒子年輕時的照片,寫信給他,而她的兒子正站在門外呼喊著她,向她索取金錢,可她不願意見他,只想對著照片說話;有人在每個倒影中都能看見曾經深愛過她的男人的臉龐。茉莉和阿九給我的感覺也像是如此,他們的確有往前走,但也深陷在回憶裡的漩渦,有些過去的人事物還在掌控他們的現在和未來,介入的很深,很深。

    「理論上,時間可以是平滑的,也可以是粗糙的;可以是硬的,也可以是軟的。但是在這個世界裡,時間的質地剛巧是黏的。每個城總有些地區卡在歷史洪流中的某個時刻而出不來。所以,個人也一樣,卡在他們生命的某一點上,而不得自由。」P.95《愛因斯坦的夢》─艾倫‧萊特曼

 

    他們一路跌跌撞撞,偶有幸福降臨,隨後又得面對世事無常,兩人也不斷的在感情中打轉,一個人走了,之後又會有另一個人接著來了,不過縱然有人陪伴,也無法驅趕他們內心裡的孤獨,寂寞和迷惘,讓我讀來有點哀傷。

    「這個世界的悲劇即在於沒有人是快樂的,不論是卡在痛苦的或是歡欣的時光當中。這個世界的悲劇即在於每個人都是孤獨的,因為昔日的生命不能與今日的相容。每一個卡在時間之流裡的人是孤獨地卡在那裡。」P.98─同上

 

    這兩本作品呈現了不同的人生樣貌,就像書裡所說的,有多少人,就有多少岸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個故事,《左岸…》和《右岸…》的劇情是虛構的,但卻能精確的點出那些無以名狀的感觸,有時,我會在他們的身上看見自己的縮影,也會在讀到某個段落時,喃喃自語的對著主角們說:「嗯,我懂。」

 

你 / 妳來到遠方了啊

 

 

2013-11-21_181027

右岸:我們之間,一條愛的河流

作者:辻仁成

譯者:張秋明

出版社:方智

出版日期:2010年09月30日

, , , , ,

lonelyl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