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19)

靈異港灣

ManniskohamnHARBOUR

作者:約翰.傑維德.倫德維斯特

原文作者:John Ajvide Lindqvist

譯者:陳靜妍

出版社:小異出版

出版日期:20130725

ISBN9789868870024

 

    他雙手摀嘴,瞪著巨大無垠的空無,

    聽見遠處希西莉雅的哭號聲。

    瑪雅不見了,她不見了。

    別這麼想。別這麼想,

    然而他的內心深處知道這是事實。

 

    《內容簡介》摘錄自博客來

 

《血色童話》是我最好的故事,但《靈異港灣》是我最好的著作。

-約翰.傑維德.倫德維斯特 

只要知道它的祕密,你就再也逃不掉了。

  「爹地,那是什麼?」瑪雅指向遠處某個地方。一個燦爛的冬日裡,放眼望去,視線所及的冰層都覆蓋著白雪,安德斯看不出女兒所指的方向有什麼不尋常之處。瑪雅跑出去看個仔細,五分鐘後,噩夢降臨。燈塔外只有一望無際的冰層,瑪雅根本不可能就這麼憑空消失,卻還是發生了。她到底看到什麼?

  兩年後,安德斯離了婚,成了酒鬼,回到了島上。然而,瀕臨絕望的他卻接收到一個訊息,使他重新燃起一線希望:瑪雅還在這個世界上,只是他卻無法接觸到她。不久,安德斯開始看到一些失蹤多年的島民,他們的樣子和當時一模一樣,完全沒有變老。是酒精的影響,還是他犯了失心瘋?原本十分美麗的童年玩伴,為何不斷的整型,破壞自己的外貌,將自己弄得又老又醜?不僅如此,他很快發現瑪雅的失蹤並非單一事件,島上的居民,包括他自己的祖母在內,都保守著隱匿不揚的祕密。安德斯越挖越深,一步步揭露了看似寧靜的小村莊裡黑暗而致命的內幕。

  約翰.傑維德.倫德維斯特在《靈異港灣》結合人性弱點與自然力量兩種元素,創造出亦真亦幻的氛圍,並以優雅流暢、平實清新的文字,描繪出生動的景物與深層的複雜情緒,建構出一個既詭譎又美麗、既迷人又悲傷的故事。現在與過去交錯的敘事方式,提供豐富的背景與情緒的流動,娓娓道來的是從絕望的失落到失而復得的希望之間一段漫長的旅程,時而感動人心,時而毛骨悚然的細節鋪陳,令人著迷。

 

    《心得感想》

 

    安德斯和希西利雅帶著他們的女兒瑪雅回到故鄉─度瑪雷群島渡假,那天,在晴空萬里的陽光普照下,三人出門滑雪,決定到附近的燈塔野餐,穿著紅色雪衣的瑪雅精力十足,她總喜歡搶在父母面前對任何事物先行探險,一下子就對燈塔失去興趣的她決定要回到雪地去找她在燈塔上所瞧見的東西,等到安德斯和希西利雅下樓時,雪白覆蓋的大地已不見瑪雅的幼小身影,一望無際的冰層完好如初,她就這麼的不見了,在轉眼之間憑空消逝。

 

    失去瑪雅後,安德斯一度遠離這個傷心之地,希西利雅受不了他終日酗酒,最後也離他而去,已經兩年了,他內心的哀痛仍舊無法平息,當他重返島上時,身邊卻接連出現異狀,像是他竟然會對瑪雅害怕的冰淇淋叔叔也產生恐懼之情,他的童年好友艾琳,將自己姣好的面貌整形的越來越醜陋,還有以前那些他未曾在意的失蹤人口竟然在島上重現身影,伴隨著他們而來的還有暴力性的侵略和縱火燒屋的破壞,某天,他在廚房的餐桌上看見了幾個刻字─「抱戎?」突然的他意識到這個不尋常的字詞,其實是「抱我」,那是瑪雅拼錯字的寫法,是來自她的訊息,她是否還在這裡徘徊?安德斯渴望能將她給找出來,即使必須以性命和帶走她的神秘力量進行對抗。

 

    《靈異港灣》裡所營造的恐懼氣氛,有些讓我想起史蒂芬金的作品《牠》,從過去到現在都有個不知名的、古老的、邪惡的、饑渴的它操縱著某個地區的生死存亡,不過《牠》裡頭的怪物至少還有個具體的形象,像是手持氣球的邪惡小丑,可本作中的卻是肉眼難以察覺且滲透性的存在於主角們的周圍,安德斯只是故事裡的其中一個主述者,另外還有一個同樣重要的角色則是將其當作親孫子的希蒙,希蒙和安德斯的祖母安娜葛雷塔同居,年輕時期曾是魔術師的他懷有自己的秘密─「水靈」,這個像蟲子一樣的生物有著不可思議的魔力,能駕馭水,所有的水,甚至無須接觸只須憑藉意念。

 

    然而,島上的原生居民也有著他們隱匿已久的實情,他們應對的態度是聽天由命,一切彷彿是歷史的共業,接受它的需索無度與之同在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對此我的解讀是因為這股超自然力量的壯闊,使人們自覺渺小,摧毀他們的勇氣和自信,這和日常生活中所經歷的挫敗感並不相同,那是更接近束手無策的絕望,因此我能理解他們為何如此冷漠,默許悲劇一再上演,雖然可以預期這種狀況到頭來會有個人挺身而出拯救眾人的安危,劇情發展也的確如此,可惜的是直到最後人終究只是被主宰的,被掌控和奴役的,倘若沒有希蒙所持有的「水靈」,恐怕救贖永遠不會到來。

 

   本作的敘事手法,也許會讓人在閱讀時覺得有點困惑,因為每一個章節都是片段式的,在時間線上來回跳躍,如同四處散落的拼圖,全貌仍有待拼湊,一下子是從前的回憶,一下子是正在進行的情節,畢竟這涉及一個龐大的架構,現在的異變和過往的歷史,和那古老獻祭儀式有所連結,John Ajvide Lindqvist 自言這是刻意為之的,因為他想創作的是:「一本較具史詩規模的小說,這個地方和過去的歷史影響著現在,從幾百年前的一個約定開始……所以,對,我跳回過去解釋現在發生的事,我就是想要用這個結構,那是刻意的。」

 

    因此,得耐心地等到重要的版塊齊全後,小說的核心概念才昭然若揭,前頭著重的是主角們的內心刻劃,和異象氛圍的營造,藉由這種緩慢遞進的不安及失序來影響讀者的內在安定,激起好奇心想探究深藏在眾多線路下的共相,或許這正是作者想達成的目的,他要的不是張牙舞爪的震懾,而是根深柢固的畏怯。

 

    P.S  除了泡在浴缸以外,我一直都很討厭大量的水,像是游泳池、河流和海洋,因為我是個不太會游泳的人,非必要時去游泳也幾乎不會把頭給浸到水裡,所謂的必要時刻就是上體育課和體育測驗,偏偏我讀的學校都需要鑑定游泳這項技能,還記得當我面臨以自由式游30公尺的考試時,不會閉氣的我採取了一種權宜之計,就是沒氣了就站起來呼吸,當我好不容易回到池邊,我同學對我說了一句話,她說:「要不是我知道妳很認真的在游泳,差點就去救妳了呢!」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她這個人極為貼心。c(Q皿O)/

 

感謝小異出版給予試讀機會 

 

  《作者簡介》

 

 AjvideLindqvistJohn_F_MiaAjvideK1_Sto    約翰.傑維德.倫德維斯特 John Ajvide Lindqvist

瑞典人,生於1968年,成長於斯德哥爾摩郊區小鎮布雷奇堡,從小夢想能闖出一番名堂。他曾是魔術師,還在北歐魔術牌技比賽中贏得第二名。之後成為喜劇脫口秀表演者長達十二年。後來轉戰進入劇作圈,寫出了膾炙人口的電視劇本《Reuter & Skoog》,並擁有多部舞台劇作。《血色童話》是他第一部小說,在瑞典造成轟動,2005年獲選為挪威的最佳小說獎,並入選為瑞典電台文學獎。並於2008年榮獲「拉格洛夫文學獎」殊榮,改編成電影《血色入侵》的劇本也由他親自撰寫。電影上映後,立刻引起國際間多方迴響,橫掃各大影展獎項,好萊塢電影版《噬血童話》則由麥特.李維斯執導,克蘿伊.莫蕾茲主演。

 

  約翰.傑維德.倫德維斯特之後的作品皆獲得好評,被翻譯成多國語言。第二本長篇小說《斯德哥爾摩復活人》的改編電影預計2013年在瑞典上映,由瑞典知名記錄片導演Kristian Petri執導。繼《血色童話》後,倫德維斯特也將與托瑪斯.艾佛瑞德森再次攜手合作,將他的第三本長篇小說《靈異港灣》搬上大螢幕。倫德維斯特的第四本長篇小說《小星星》已於2013年小異出版。 

 

, , , ,

lonelyl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