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73136196_55891cf553_o

 

      「那是什麼?」

鱈子家的餐桌上出現了一道黑糊糊的料理,我忍不住盯著它瞧,想知道它到底是什麼,它的色澤黝黑得發亮,不知道混合了那些物體,似乎還經過長時間的熬煮,最後變成羹狀,攪拌起來的手感黏稠牽絲,奇妙的是它的味道卻讓人感到熟悉,而且隱約散發出陳舊歲月的光暈,是一種不好聞可還不到令人作噁程度的氣味,但以其嗆鼻的力道來看也絕非美味的展現。

 

    「啊,那個啊,是為了等會兒會出現的客人特別準備的,有時候會派上用場,你也知道的,過年時,有很多事情都不太方便,事先打理好比較安心。」鱈子用輕快的語氣答道。

 

    「我所謂的『那是什麼』,意思是問組成它的成份為何?而非其被烹煮的目的。」

    「坦白說我也不太清楚它的內容和作法,總之它不是年夜飯的一部份,也非餐點的佐料,嚴格說起來大概是一種藥物,在吃太飽而導致胃腸難受時可以服用,解除消化不良。」

 

    「喔,那不就是胃腸藥嗎,難怪我覺得它讓我想起奶奶家的藥櫃,但一般不都是做成小而堅硬的丸子狀,搭配溫開水服用?怎麼會搞的跟嬰兒泥一樣,況且它也太大碗了吧,是誰會吃到的服用量啊?」

    得知答案後的我嫌惡地將它推至餐桌的邊角,年菜中出現這種東西真是莫名其妙,這不是應該好好的密封收在櫃子深處,需要時再以手指頭捏住瓶蓋一角,迅速掀開倒出,立刻蓋上,避免臭味竄出,緊接著大口吞服。

 

    鱈子聳了聳肩,似乎無意繼續這個話題,雖然我一向不喜歡追問別人家的私事,不過對於這種非日常性的舉動,若沒得到滿意解釋,會讓我心底感到難受,只好像過年時那些嘮嘮叨叨的親戚們一樣煩人,拼命探究。

 

    「那個人究竟是什麼來頭,跟我一樣是你們出租屋的房客?」

    「嗯,我們老家不是靠海吃飯的嗎?表面上海域是共有的,實際上卻有它的主人,僅管並沒有什麼合法權狀可以支持他的說法,但他的影響力實在太大,因此只好同意每逢過年輪流招待他來用餐,為擾亂他的生活表示歉意。」

 

    「那裡擾亂了!不就是捕捕魚嗎?」

    「因為他住在海底,他說輪船馬達的運轉聲使人精神耗弱,除了隱私侵犯以外,連食物量都被嚴重剝奪,若不積極處理他打算對船隻進行破壞和妨礙,我們也試過傳統的驅趕方式,像是放鞭炮和大聲嚷嚷或是貼紅紙,沒想到對方嚴重重聽又色盲,所以派不上用場。」

 

    「哈哈哈哈,鱈子妳真幽默,又不是年獸,還說什麼深海,紅紙跟鞭炮呢。」

    「是的,就是它喔,臉長得跟頭獅沒兩樣,最麻煩的是它頭上的那對尖角,破壞力可不小,已經弄沉了好幾艘船呢。」

 

    ………… 鱈子妳傻了嗎,妳現在是在說那鍋黑糊糊的東西是年獸的正露丸嗎?」

    「的確是這麼稱呼的,你快坐好吧,晚飯就要開始了。」鱈子說完話後又再度晃進廚房。

 

    喂,請等一下,我還有很多問題想問啊,像是年獸要吃的菜餚及它專屬的筷子跟餐具在那兒?還有賓客吃飯前為什麼得先洗澡呢?妳回來說清楚啊。

 

 

lonelyl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