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時間

c(o ᴥ o)/ 

利益揭露:本格分享的書評類型

1.個人藏書及借閱、2.試讀:收取贈書、3.邀稿:收取稿酬。(文內皆有詳細註明)

另外從本站連結自博客來的網頁購書,Saru Saru可有2%紅利

不影響你購物權利。可是所得一定會拿來看漫畫跟買玩具介意者勿點

請不要偷盜圖文,也拜託廣告連結不要加我,我一定會浪費力氣檢舉你呢(認真貌),小偷務必詳看這篇

 

未經許可,請勿COPY&全文轉貼

若需轉載,還請留言告知

2014-08-11_142851

冰的秒針

作者: 大門剛明

Takeaki Daimon

譯者:高詹燦

出版社:春天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4/08/02

 

 

  《內容簡介》摘錄自博客來

 

「罪愆」永遠不會消失;「制裁」也難以撫平傷口。

被悲痛冰封時間,困頓在案件中的人們,要如何才能破冰而出?

  退休刑警寺山不由得發出一聲嘆息。四十年的警察生涯面對這樣的結果,明知兇手就在眼前,卻只能無力的看著懷錶的秒針越過「12」。二○一○年二月十二日零時,小岩井事件過了追訴時效,一切就此結束。雪花無聲無息的落向他手中的懷錶上,秒針持續靜靜記錄著時間……

  時間回到十五年前,一九九五年,長野縣發生兩起兇案。二月,松本發生小岩井社長一家三口被高爾夫球桿擊殺的滅門慘案,只留下了長女薰;五月,諏訪發生一起家庭主婦被勒殺的案件,丈夫原村俊介是當日從日內瓦回國的鐘錶技師。兩起案件的遺族,同樣泅泳於傷痛之中,亦因此相識。

  但,十五年後的四月廿七日,涉及殺人案件的公訴期限廢除。讓僅僅相隔三個月的懸案產生不同境遇!小岩井事件從此無法追訴,但諷刺的是,在逃過追訴時效之後,兇手鮎澤竟然到警局自首,聲稱借錢不遂,憤而行兇。長期為追訴延長而奔走的薰,該如何面對這一切?

 

  《心得感想》

 

    小岩井薰和原村俊介同為被害者的遺屬,十五年前,倆人先後面臨了痛徹心扉的悲慘際遇,薰的雙親和妹妹慘死於盜竊者的手下,兇器是一把高爾夫球杆;俊介的妻子則是遭受兇手侵犯,而後被繩索勒斃,兩案雖然都有明確的嫌疑對象,卻因為證據不足,所以未能結案,這些年來,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兩名兇手消遙法外,而追訴時效也即將到期。

 

    刑警寺山希望能將兇嫌伏法,不斷的為此奔走,薰也一直賣力的推動廢除殺人時效追訴期的法案,令人遺憾的是法案是在她的案子結束後才通過,當時的嫌犯鮎澤竟還選在這時才前往警局自首,這兩案只不過相隔幾個月,鮎澤卻能全身而退,所謂的正義到底是什麼

 

    《冰的秒針》讓我想起了藥丸岳的作品《天使之刃》,裡頭談及了相似的概念,亦即在受害者家屬心中有著幾條不同的時間線,分別為命案發生之前的美好時間、案發後就此停滯不前的凍結時間,以及不得不勉強度過的空白時間,大門剛明將其當作書名,用以象徵傷痛是會難以抹滅,那些已然逝去的寧靜,用再多的制裁都無法挽回。

 

   「俊介先生,你和寺山先生一樣,你的時間一直是凍結的。」

  俊介開口想說話,但腦中的思緒無法付諸言語。

 「那只懷錶的秒針仍繼續在走,但你的心如同冰的秒針,一動也不動。」P.290

 

    本書的敘事者多半是以俊介為主,其他還有刑警寺山和平田,有著同樣經歷的薰被拿來與俊介相互對照,相較起來俊介的人生看起來較為消極,實際上兩人卻是各自朝著不同的方向努力。一開始讀者們會將重心落在追訴期限的效期,心想著期限廢除後或許能為更多人伸張正義,不再因為時間限制使得有罪之人可以全身而退,犯罪者也必須帶著惴惴不安的心情苟且偷生,而非認為自己的罪隨著追訴期限過去也已清償,等到瞧見薰和俊介的內心糾結時,會更進一步的去試想倘若這些刑責和死刑判決都不能撫平傷口,那麼死刑的意義究竟是為了什麼?除了冤案以外,還有什麼能夠成為廢除死刑的理由?我想這是大門剛明試圖探討的一點,因此小說的劇情也就特別著重在遺屬的內心刻劃,藉由角色來帶出議題,引領讀者反思。

 

    比起制裁兇手來弔慰死者,活著的人似乎該更加重視獲得幸福的權利?即便看到兇手喪命,遺屬們仍舊會覺得心底空空洞洞,只能情感匱乏的過著每天的生活,這是因為放棄去擁有其他幸福的人事物,或許是出於自責,或許是感到歉疚,或許是抗拒只有自己能夠獨自享受快樂,於是時間靜止了,他們就這樣的卡在生命的某一個點上,從此不得自由。

 

   「案件也和鐘錶一樣,若光只有物證和證人這樣的大齒輪,是無法釐清案情的。這叫擒縱輪是吧?像動機這種嵌入人心細微部份的小齒輪,也同樣很重要。」P.257

 

    身為鐘錶技師的俊介雖能讓許多壞掉的鐘錶重獲新生,他人生的秒針卻停擺不動,直到妻子的案件有了出乎意料的轉折,只是聽完百瀨的懺悔以後,他反而嘗到了更深一層的苦楚,大門剛明再度以鐘錶的零件為比喻,闡述犯案的動機是案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它對犯人很重要,對執法機關和受害者家屬而言也同樣如此,它是決定外在刑期和內在囚籠的關鍵,這邊就不多談,讓讀者自行去體會俊介的心理轉變。結尾收束的有點太過美好,不過也算是符合本書的主旨,黏著的時間終於再度流動,那因為太過深愛而重重摔碎的靈魂,也能以愛來修復治癒。

 

  《作者簡介》

 

大門剛明  Takeaki Daimon

  一九七四年出生於三重縣。龍谷大學文學院畢業。曾參加過司法考試,亦曾任職許多基層工作,在作品中隨處可見到這些經驗的蹤影,為故事帶來真實感。大門剛明認為目前日本死刑或冤案的討論不夠充分,冤案雖被當作廢除死刑的理由之一,但死刑和冤案應該要個別討論才對,因此他讓作品中的重要人物說出這個想法,並在其周邊設定許多人物來探討問題。

  二○○九年以《雪冤》同時獲得第二十九屆橫溝正史推理小說大獎和東京電視獎。之後陸續發表新作,以社會派推理小說新星之姿備受矚目。著有:《罪火》、《確信犯》、《共同正犯》、《告解者》(以上書名均為暫譯)等作品。

 

, ,

lonelyl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一天零一頁
  • 這本感覺和《空洞的十字架》滿類似、但心理層面似乎更細膩耶
    個人覺得《空》裡角色對話和反應,有點為劇情鋪陳而演的戲劇化
    (不過小夜子書稿裡的論點和後面仁科的老婆劈哩啪拉為老公辯護的一串話兩相比對,滿引人思考的)
    但主題吸引我所以仍算是不那麼空虛的一本XD

    改天去找來看看......等等,
    先跨過最近買的、訂的、借的書山吧妳!(謎之音吐嘈)
  • 兩者主題有點類似
    但是我覺得是站在不同的立場來談死刑對遺屬到底沒有幫助,
    我想或許是因為它把重點放在走向新生,
    所以並沒有置入過於犀利批判,
    而是把重點放在主角的自我救贖 :)

    XDDDD KARUHO的書山到底堆多高了呢
    (想知道別人數量來用以說服自己其實也還好的心情)

    lonelylong 於 2015/02/16 18:38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