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12_023948

非凡的亨利.豪斯

The Irresistible Henry House

作者: 麗莎.葛倫沃

原文作者:Lisa Grunwald

譯者:張茂芸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4年03月10日

 

 

    《內容簡介》摘錄自博客來

 

  亨利‧豪斯四個月大的時候,他的照片已經擺在七個不同女人的錢包裡,而且每個女人都說他是自己的兒子。

  亨利‧豪斯一如《蓋普眼中的世界》的蓋普、《阿甘正傳》的阿甘,或是《班傑明的奇幻旅程》的班傑明,成長的過程並不尋常。麗莎‧葛倫沃巧妙地用亨利和他生命中的女性,闡述一九六○前後轟轟烈烈的性解放與困惑,完全重現了那個時代的神韻。──《出版人周刊》星級書評

  亨利‧豪斯一登場就與眾不同,他是個「實習寶寶」。在塑膠娃娃誕生以前,美國政府因應戰後嬰兒潮推廣育兒計畫,當年是用「真的」嬰兒,讓孤兒院與大學家政系緊密合作,「他」是最受歡迎的一個。亨利生命的起點,就是一批又一批輪流寵愛他的實習媽媽,是一個芬芳無塵又支離破碎的世界,彷彿預見他一生愛不完的難解難分。

  從童年起,亨利就不斷意識到自己的獨特,成年在即,他毅然離開實習之家,憑著繪畫天賦和迷人風采,他先後在紐約發跡、爾後前往加州,為迪士尼《歡樂滿人間》繪製企鵝,甚至遠征倫敦,製作披頭四電影《黃色潛水艇》。六○年代的花花世界,亨利始終英俊瀟灑,女人前仆後繼獻上芳心。然而,無論他征服過多少女人,卻沒有一個女人可以完全擁有他。 

  非凡的亨利‧豪斯,人生峰迴路轉,但狂放不羈的他,最終能否找到靈魂的歸宿?

 

    《心得感想》

 

        自1920年代起,美國的許多大學開設了家政課程,位於賓州的威爾頓學院也不例外,學院中除了實習廚房和實習之家以外,還擁有「實習寶寶」,這是它和孤兒院合作,讓需要被照顧的嬰兒在此待上兩年,然後再把他送往那些想要收養孩子的家庭,實習媽媽們在這段期間將給予他充分的照顧與呵護,她們會輪流哺育他,陪他一起玩耍,關注他的成長,他是這裡的世界中心,鎂光燈下的唯一角色,每個人都寵愛著他,為了他而運轉。

 

        亨利‧豪斯是威爾頓學院所迎接的第十個實習寶寶,然而,他的遭遇卻和前面的其他孤兒有點不太一樣,他沒有被送走,而是被實習之家的管理者瑪莎‧格恩斯給留下,她以一種渴望獨佔他的方式愛他,並且隱瞞了亨利的親生父母的真實身份,一切都很順利,直到他的生母貝蒂想要取回母親的地位,還許諾等她存夠了錢一定會回來接走他,知道真相的亨利覺得自己遭受背叛,他怨恨瑪媽的不誠實,也對貝蒂的不負責任感到氣憤,之後他再也不願意開口說任何一句話,無盡的沉默使他奔向自由,他的出走之路隨著歲月的拉長越來越遠……

 

作者麗莎.葛倫沃在本作中塑造了一個極為特別的男主角,這樣的構想來自於她偶然間在康乃爾大學的家政史網站上的發現,實習寶寶的制度在過去的歷史中真實存在,遍及美國各地,她想探討這樣的育兒方式是否如大家所想像的那麼良好,足以培育出身體健康又人格健全的寶寶,多名母親對一名嬰兒的照顧和同一名母親對一名嬰兒的照顧究竟有無差異,寶寶哭鬧時是否需要被即時的關愛和擁抱,抑或是先擱置不管使他習慣,以便能夠馴服他,讓他在對的時間內做該做的事,因此有了這本小說的產生。

 

單憑故事的劇情走向,這個議題似乎已有一個明確的立場,畢竟亨利的人生經歷,他對親情,愛情,他以外的人事物的態度和反應,都很明顯地表現出偏向負面的答案,眾多撫養者的來來去去造就了他情感的缺失,成年後的他極度缺乏安全感,這點或許亦是因為他在幼年時期時沒有獲得足夠的肢體接觸,他甚至是以冷淡疏離的視角來看待瑪莎的死亡,一個深愛他的人的逝去竟無法喚起他的傷痛和懊悔,反倒是徹底解放的快感,以及他難以和特定的人維持緊密的聯繫,但是亨利其實從不缺乏愛,他從小就自然而然的學會如何贏得眾多女人的喜愛,這項特質也持續到他長大成人,為何一個被愛意籠罩的人卻會離愛如此遙遠?是有很多人離開過他,可也有人一直都守在他身旁,如瑪莎和他的童年玩伴瑪莉珍,只是他看見的和他執著的總是已失去的那些,而他刻意忽視的與他置之不理的正是他所渴望的忠貞不二。

 

「亨利這才發現,他正在看一面明鏡,只是他過去始終視而不見─他曾經裝啞,如今他裝盲。他望著和平,終於看見無動於衷,傲然獨立,無法相信任何人的一種孤絕。就在眼前,無從逃躲─那正是他最糟的一面。」P.396

 

《非凡的亨利.豪斯》以亨利的個人際遇帶出美國1920年代到1960年代的時代變遷,他以外的女性角色如瑪莎、貝蒂、艾索、安妮、辛蒂、瑪莉珍、和平的生活則傳達出女性意識的變化,亨利在遇見和平之後才頭一次想做出選擇,才體會到什麼是非要誰不可,諷刺的是他不是因為終於明白愛一個人是怎麼回事而變得更好,而是因為被愛人捨棄後才驚覺自己過往的所做所為,才試圖去尋求早已錯過的一切,這樣的覺醒是否還來得及,我想從漫長的人生來看醒悟是永遠不遲,不過我更相信有些人,有些感情,有些時光是有它的特定期限,彌補、修復和挽回並不容易,對於結尾的留白,個人的解讀是無論如何那都像是個好的開始,是陰鬱褪去後的晴朗乍現,是迷惘散盡後的心有所歸,就算未能圓滿結束,至少也已重獲新生。

 

試讀─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麗莎‧葛倫沃 Lisa Grunwald

  美國作家,曾任《生活》雜誌特約編輯,也曾是《君子》藝文編輯。著有《Whatever Makes You Happy》、《New Year’s Eve》、《The Theory of Everything》、《Summer》等數本小說。她的先生史蒂芬‧阿德勒現任路透社總裁暨總編輯,兩人曾合編合編兩部暢銷文集《Women’s Letters》和《Letters of the Century》。她和先生、兩個小孩定居紐約市。

 

, , , ,

lonelyl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