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26_181430


無頭蟑螂的狗日子

15 Days Without a Head

作者: 大衛.卡曾斯

原文作者:Dave Cousins

譯者:趙丕慧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40124

 

 

    《內容簡介》摘錄自博客來

 

媽媽離奇失蹤,弟弟變成一隻狗

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如何解開謎團,讓家恢復原狀?

 

  羅倫斯.章郎,十五歲,身高一八十公分,卻被迫戴上假髮、穿上絲襪,假扮成他媽。小傑,六歲,看起來像個天使,但自以為是隻狗,不爽的時候還會咬人。

  某個星期三,他們的媽媽出門之後就再也沒回家。機車的鄰居,整天在一旁監視,恨不得叫社福人員趕快把他們帶走。逼不得已的羅倫斯只能想盡辦法,維持媽媽還在的假象……

  在追查媽媽下落的同時,他也展開一項祕密計畫——參加廣播節目的益智問答大賽。羅倫斯深信,只要贏得比賽大獎,家裡的情況就會好轉。所以每晚一到九點,他就衝到樓下的電話亭call in。然而益智問答的題目千奇百怪,他得打遍天下無敵手,才能登上衛冕者寶座。 

  隨著時間一天天流逝,偽裝成媽媽的伎倆快被識破,益智問答的決賽逐漸逼近,弟弟到處製造麻煩,家裡的錢快花光光……瀕臨抓狂的羅倫斯,能否絕地求生,扭轉他們兄弟倆的命運?玩樂團的酷酷女生米娜,又要如何幫他解開媽媽失蹤的謎團?史上最瘋狂的十五天,計時開始!

 

 

    《心得感想》

 

    羅倫斯‧章郎,家住在根本看不到綠景的「綠景絕頂」公寓,而廚房裡真的有一堆和他姓氏同音的蟑螂,身兼兩份工作的母親在下班後便整晚酗酒,不喝酒時就大發脾氣,有時他還要代替她去做一大早的清掃工作,弟弟小傑,雖有著乖寶寶的可愛外表,實際上個性卻是超級彆扭,生氣時會故意假裝成自己是狗,狠狠的痛咬羅倫斯的手,15歲的他得煩惱的還不止這些,樓下的管家婆鄰居乃莉,成天都在監視他們家的一舉一動,巴不得能逮到什麼把柄,好能檢舉他的母親怠忽親職,把他們全都趕走。

 

    某日,母親在下班後就此失蹤,再也沒有返家,羅倫斯擔心小傑和他會被社工帶走,因此拼了命的隱瞞,他嘗試穿上女裝,營造母親還在的假象,然後一邊尋找她的行蹤,同時,他也認真的參與廣播電台舉辦的益智猜謎,他打從心底相信那第一名的旅遊大獎能夠改變他們的生活,她一定會在渡假後開始重新振作。但是,事情的發展越來越糟,問題也越來越大條,羅倫斯不再確定自己是否能好好的處理這一切……

 

    很喜歡這本書的氣氛,給予人一種溫暖、窩心、充滿希望的感覺,僅管這15天中發生在主角羅倫斯身上的事其實是一團混亂,對15歲的少年而言要承擔的責任亦過於沉重,作者 Dave Cousins 以詼諧幽默的口吻敘事,使孩子們遭受家長遺棄的孤單絕望被淡化,並且更著重在他們在事件中的積極應對與急速成長,畢竟在這場追趕跑跳的冒險之中,那些成熟世故、認定世界總會如此殘酷、瞭解社會制度是怎麼運轉的大人們都沒有辦法達成羅倫斯的渴望,他只想保有自己的家,即使它又小又髒又破,他只想守護他的家人,就算母親經常失責,酒醉的時間遠比清醒時還要多,弟弟鬧脾氣時會整得他天翻地覆,所以他不能也不願開口向他人求援,他明白若是讓他的老師,弟弟的保姆,樓下的討厭鬼鄰居,或者是社會局的社工介入後,他們一家勢必會被拆散,慶幸的是他並不孤單,他有個得力的助手─同學米娜,她擁有著和他一樣的純摯心靈,能從他的視野去觀望,而且毫不吝惜的付出她的力量。

 

     「下列哪一種倒楣的生物就算被切掉了頭也不會死?A:螃蟹?B:蟑螂?C:雞?」P.204

 

    《無頭蟑螂的狗日子》書中人物皆形象鮮明,活潑生動,書名和主角的姓名─羅倫斯‧章郎更是令人印象深刻,好奇這究竟是一本什麼樣的故事,這個和某種惹人厭惡的昆蟲雷同的名字具有象徵意義,它那頑強的生命力、迅速的行動力與打不死的韌性,正好能拿來譬喻在困境仍努力不懈的羅倫斯,他一再的想方設法,縱然有些辦法實在是非常的天真傻氣,一邊還要安撫小傑的情緒和自己的不安,他以小傑最愛的卡通史酷比大冒險成功的轉移其注意力,個人很喜愛這部份的安排,史酷比是我小時候常看的卡通之一,當時每天放學第一件事就是打開Cartoon Network,記得還有真人版的電影,因此覺得很有親切感,我想青少年讀者們讀到這些橋段時,一定也會感到開心和有趣,歡笑過後,我開始審視書裡的深遠議題,家庭的實質意義以及對孩子們的影響。

 

    羅倫斯母親的行為讓我想起了一段話,那是日本作家川上弘美的作品,書裡提到把小孩子當成大人來看待,毫不隱瞞的告知所有事情,其實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因為,小孩子並不是自由的。就算小孩子想要從自己所處的地方逃出來,也不見得能夠如願;就算小孩子努力地想要改變自己周遭的環境,也往往因為力不從心而無法實現。所謂的小孩子是一種非常不自由的生物。」《微微發光體》─P.31 ,就像羅倫斯在身無分文時想到銀行領取自己戶頭的錢都沒有權利,母親自顧自的從她該盡的責任中逃走了,而她的孩子們卻還困在那,害怕其他無關的他人會來決定他的未來命運。

 

    最後 Dave Cousins 將結局帶往明亮,雖然這種安穩平靜的狀態並非堅固的,永遠不變的,似乎還有點搖搖欲墜,但是卻極為貼近現實,我們都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一朝一夕能夠改變,生命中的許多難題是必須用耐心、毅力、意志力一步步的解套,我相信先從一天一次,慢慢的累積,終究會延續到那漫長的一生歲月。

 

    「我們就是這樣過的。 日子有好有壞。 可是壞日子的間隔變長了─這可是很了不起的吔。是個好的開始。」─P.297

 

 

試讀─天下雜誌

 

   《作者簡介》

 

      大衛.卡曾斯   Dave Cousins

  英國伯明罕(Birmingham)長大,家裡到處是書和唱片。小時候的志向是當太空人,長大後到布拉德福德(Bradford)念藝術學院、組樂團,後來又搬到倫敦。接下來的十年他四處旅行、灌唱片,差一點點就成名。

  大衛的寫作生涯從十歲開始,當時想為「非常大酒店」(Fawlty Towers)創作劇本。此後,他寫歌、寫詩也寫故事。短篇故事〈探照燈人〉(The Floodlight Man)曾在英國BBC5廣播電台現場播出,並由他親自朗讀。大衛白天在設計工作室上班,只能利用午休和晚上寫作;如果午休時下雨,他就會躲在運河橋下。

  目前和妻兒住在赫特福德(Hertfordshire),家裡到處是書和唱片;他在閣樓一角寫作,有一隻無法無天的赤毛貓跟他作伴。

 

, ,

lonelyl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