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04_215858

卓別林的最後一支舞

L’ultimo ballo di Charlot

作者:法比歐.史塔西

原文作者:Fabio Stassi

譯者:陳澄和

出版社:愛米粒

出版日期:20131011

   

    和以往一樣,

    我的裝束無懈可擊,

    我塗上黑色眼影,

    打開裝髭鬚的盒子……

    小鬍子如果沒裝對,一切就毀了。

 

    《內容簡介》摘錄自博客來

 

    1971 年的溫暖耶誕節,當時卓別林已值八十二高齡,垂垂老矣如他,在洋溢幸福和喜氣的節日裡,竟然見到了死神。原來,死神正準備來帶走他,可是卓別林的小兒子克里斯多夫年紀還小,喜劇泰斗盼望能看著兒子長大,便與死神立下約定:只要他能博得死神一笑,便能多得一年壽命。

    把握剩餘存活時間的卓別林,寫出一封封書信給親生兒子,多是人生的冒險遭遇、馬戲團的絢爛工作時光、以及嘗試不一樣的工作,也有詳細著墨描寫。卓別林這樣形容年輕的自己:「就像鐵路,充滿壯志豪雲的氣概,而且有著他人無法企及的成功渴望」。

    變動的世代,工業科技日新月異,無聲電影無疑是最新奇的娛樂,而渴望成功的卓別林,在歷經無數的失敗與成功之後,貼上小鬍子、拿起柺杖、戴著高帽子,扮演衝突性極高又困難詮釋的角色,例如搖身變成一個紳士與乞丐、荒謬與正經、爆笑卻又心酸的角色。終站上大銀幕的舞台,人生晚年的表演他獻給死神,也奮力 紀錄下人生光景分享給其親兒。卓別林面對死亡雖然深感恐懼,然而他明白生命的價值餘韻留長。

 

    《心得感想》

 

    1971年的聖誕夜,82歲的老人和死神達成協議,倘若他的表演能夠讓祂發笑,就能增添一年的壽命,他非常渴望每一年都能贏得獎品,因為他不想在小兒子克里斯多夫還沒長大到足以認識父親以前便離開人世,但也明白自己的軀體已然老朽,逗人發笑的本事也已經生鏽,1977年的聖誕節夜,一切都將畫下句點,而他也事先完成了所有的準備,他將情感化作字符,以書信的方式為兒子訴說他精彩的一生,卓別林,安靜的,悄然的,就此和這世界告別。

 

    作者 Fabio Stassi 採取第一人稱的寫作手法,從卓別林的角度自述他奇妙經歷,從出生地開始,再到家族歷史、離開英國,到達美國後的登台表演,而後花了許多章節來回憶那些造就他擁有豐沛的靈感,多變的性格,使他在演戲時能變換自如的以不同身份登場的生涯旅程,他從事過許許多多的職業,像是銷售糖果、動物標本師的助手、製作蠟燭、負責挨打的拳擊手、印刷廠的印刷製版人員等,然而,這些地方都不是他內心的歸屬,他的靈魂仍在呼喊著出走,他不能也不願意為了它們多作停留。

 

480px-Charlie_Chaplin   

    圓頂帽,黑鬍子,黑色眼影,黑白默片,流浪漢夏洛的現身終止了卓別林長久以來的飄忽不定,書寫至此,小說接近尾聲,本作的骨幹,大體上取材至真實的資料,可主要的內容仍是仰賴作者的想像力來重新建構,幻想和現實交錯,縱然有些記敘是難以置信且不可思議的,可每一幕卻又是如此的逼真,或許是因為他留在世人心中的印象,和他在螢光幕前的形象已無法徹底的切割,因此即便那都是一場戲,也彷彿是他親自走過的人生。

 

 

    「激發淚水與笑聲就是我對貧困、疾病與輕蔑的童稚抗議,也是我對仇恨與操控人類關係的所有錯誤體制的否定。但有時實在是令人訝異,感染快樂是那麼容易,這個世界卻是那麼地悲傷與不健康。」P.242

 

    《卓別林的最後一支舞》是一本喜中帶悲的作品,在熱鬧喧騰之中夾雜著淡淡的惆悵,這股哀傷感在他談起他畢生的志向,他投身的事業與他達成成就時的際遇更趨濃烈,同時,卻也給予了一個明亮,溫暖和充滿喜樂的謝幕,Fabio Stassi以優雅,細膩,極富美感的字句精確的捕獲了卓別林的神韻,成功的帶領讀者們潛入他所喜愛的人的故事和他所瞧見過的一生風景。

 

試讀─愛米粒出版

 

 

 

    《作者簡介》

 

      法比歐.史塔西 Fabio Stassi

    現年五十歲,在羅馬大學的東方研究圖書館上班,出版過三部長篇小說,都是在通勤的火車上完成的,曾榮獲義大利許多大獎,並被翻譯成德文和葡萄牙文。「卓別林的最後一支舞」是他第四部長篇,201210月義大利正式出版之前,就已在法蘭克福書展引起轟動,共賣出13種語文的翻譯版權

 

, , ,

lonelyl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