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時間

c(o ᴥ o)/ 

利益揭露:本格分享的書評類型

1.個人藏書及借閱、2.試讀:收取贈書、3.邀稿:收取稿酬。(文內皆有詳細註明)

另外從本站連結自博客來的網頁購書,Saru Saru可有2%紅利

不影響你購物權利。可是所得一定會拿來看漫畫跟買玩具介意者勿點

請不要偷盜圖文,也拜託廣告連結不要加我,我一定會浪費力氣檢舉你呢(認真貌),小偷務必詳看這篇

 

未經許可,請勿COPY&全文轉貼

若需轉載,還請留言告知

s4475422

獨眼少女

作者:麻耶雄嵩

譯者:邱香凝

出版社:新雨出版

出版日期:20130805

ISBN9789862271322

 

    美影生氣勃勃的右眼震攝了眾人,

    或許是被她的魄力所壓制,

    人人臉上雖帶著不平的表情,

    卻沒有再說什麼。

 

    《內容簡介》摘錄自金石堂網路書店

 

    一九八三年,一個初雪比往常來得更遲的冬季。喪失了一切生存意義,自我放逐的大學生種田靜馬,來到了位在信州深山的栖苅村。傳說中,這裡曾是半神半人的女英雄「須輕」,以蓬萊之琴擊敗巨龍的場所;然而,放浪的靜馬對這故事一無所知,只是每天坐在龍首化成的巨岩上,順著龍吹起的落山風,漫無目的地仰望著蔚藍而狹窄的天空。直到,那名不可思議的少女出現……

    「在我眼中,一切都是被當成言語來看待的,在那當中沒有任何曖昧與含混。」眨了眨翡翠色的義眼,穿著古式水干、宛若不屬於這人世的少女如是說道。

    少女自稱為御陵美影,是位出身偵探世家,年僅十七歲的天才見習偵探。就在這巨龍棲息之地,見習偵探美影首次踏上了出道的舞台,而她所要面對的,正是發生在須輕傳人家中,一連串陰慘的殺人案件。自當代須輕的繼承人琴折春菜以下,須輕血脈的繼承者陸續遭到不幸,而且頭顱全都被斬下,有如傳說中被斬首的龍一般;而這一切,似乎都與村中代代相傳的須輕源流有關……?

    是宗教狂信?還是利益糾葛?面對被奉為現人神,籠罩全村的須輕家族龐大陰影,僅是一介凡人的獨眼少女御陵美影,要如何找出真相、揭破謎底?而另一方面,在無意之間扮演了華生角色的種田靜馬,他的命運又會因為須輕與美影的糾葛,產生怎樣的轉變?

 

    《心得感想》

 

    自古以來,位於信州深山裡的栖苅村村民們便倚仗著須輕家的力量維繫村落安危,據說「須輕」是神女和人類的男子結合後所生的女兒,她的神力遠遠超越於母親,她在成年時曾以蓬萊之琴將龍給斬首,平定了洪水災禍,由於女兒能繼承的力量較為強大,是故須輕的地位代代都由女兒傳承,如今,握有栖苅村內大半山林的琴折家就是過往的須輕家。

 

    種田靜馬在兩年後二次造訪了琴折溫泉,逗留此地的他最喜歡前往的是被稱為「龍之首」的巨大岩石,僅管他清楚地知道這裡就是傳說中「須輕」斬落的龍首所形成,卻仍不顧忌諱的攀登至上頭,獨自一人享受著開闊的天空,某日,一名少女突然現身打斷了他的愜意,她皮膚白晢,身形嬌小,左眼則是閃爍著碧綠色光芒的義眼,並且穿著奇特的古代服飾,給予人一種跨越時空而來的錯覺,她自稱為御陵美影,是一名即將出道的偵探,正和父親一同遊歷四處修行,好能承接同為偵探但已逝世的母親曾擁有過的名望及美譽。

 

    琴折家發生斷頭的命案成為了御陵美影的處女作,被害者們皆是擁有繼承權的傳人,她們接連慘死屍首分離,琴折家的當家─琴折達紘決定聘請美影查明真相,靜馬也因為意外的發展而被迫捲入整起事件,警方並不信服美影的能力,琴折家的某些人更是對兩人充滿敵意,究竟兇手為何如此殘忍?其犯案動機是複雜的家族鬥爭或是與古老的傳說息息相關?恐嚇信上提起的「兇業之女」的真正含義又是什麼?

 

    《獨眼少女》中的女性角色或多或少都背負著沉重的家族壓力,不論是須輕之女的候選人─比菜子、春菜、紗菜子等,或是出身偵探世家的御陵美影,她們都無法隨心所欲的選擇自己的人生,而是存活在他人的期望,前人好比是完美的理型,後來者都是這抽象概念的複製品,不允許更動,也無須考量其個人意志,她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它,然後用自己的生命去實踐它,這起悲劇的開端便是源自於此,在天時地利人事物皆備齊時迅速地蔓延,以毀滅之勢破壞了表面的安定,小說的氣氛亦被濃濃的哀戚之感給籠罩。

 

    在人物的塑造上,偵探御陵美影和助手種田靜馬則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一位是富有個人魅力,聰明強悍,依從理性的判斷而不受感性及含混不明的事物影響,另一位則是毫不起眼,性格軟弱,服膺於情感且容易受到外在情境的左右,因此可以想見眾人的眼光會聚焦於何處,以及對何者更為信賴,雖然主述者是種田靜馬,可他在案件裡始終是被動的,是被引領的,沒有主控權,還稱職的扮演了被利用的棋子角色,不過,他也並非毫無可取之處,正是因為他的溫情、柔軟、關愛和守候,為結局帶來一絲光明,不僅救贖了自己還扭轉了他人的命運。稍稍可惜的是我並不滿足兇手自白的動機,或許是被先前的完美假象矇騙的太過徹底,所以對於他隱匿在人性深處的闇,對於他的劇烈轉變感到不可置信,由衷的感到愕然和遺憾。 (反白處有大雷:讀者們對角色們先入為主的印象造成了閱讀時的盲點,這也是第一部中的圈套能夠順利成功的高明之處。)

 

    偏僻的小村落、人民尊崇的現人神、與傳說呼應的殺害手段、堅定信仰的動搖和崩壞,血緣羈絆看似緊密,實則心思各異的家族成員、格局廣闊的龐大宅邸、正巧闖入的外人,將這些特點集結後不免然的會讓人想起著名的金田一耕助的系列作品,然而對這類背景設定極為熟悉的讀者反倒更加容易落入《獨眼少女》的佈局,在尚未發覺書裡的不對勁之前,早已走進麻耶雄嵩巧妙編織的陷阱,這股迷惑有效地持續到故事後段,幾乎接近尾聲時,才猛然驚覺前頭那隱隱約約的伏筆,那躲藏在枝微末節的瑣事背後的重要線索,可也來不及了,只好眼睜睜的看著偵探主角悠悠的道出最後的解答,無緣享受先行一步解開謎底的快感。

 

「你準備好被騙了嗎?」

 

感謝新雨出版給予試讀機會

 

    《作者介紹》

 

TKY201106090239

  麻耶雄嵩

  生於三重縣上野市(今伊賀市),京都大學工學部畢業,在學中隸屬於推理小說研究社。一九九一年,在島田莊司、綾辻行人、法月綸太郎等人的推薦下,以《有翼的黑暗 麥卡托鮎最後的事件(翼ある闇 メルカトル鮎最後の事件)》一書正式出道,二○一一年以《獨眼少女》獲得第六十四屆推理作家協會賞、第十一屆本格推理大賞、本格推理Best10首位、「這本推理小說最厲害!」第四名等諸多大獎。

    著有《夏與冬的奏鳴曲(夏と冬の奏鳴曲)》、《鴉(鴉)》、《木製王子(木製の王子)》、《神之遊戲(神様ゲーム)》、《貴族偵探(貴族探偵)》等。

 

, ,

lonelyl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終蟬室。厭鳴
  • 往往大偵探旁邊都會有一個傻不隆咚的阿呆跟著,那是一種替讀者發問一些天馬行空疑問的代言人,畢竟我們各種閱讀資歷的讀者都會有各種讓人意外的問題,而這個笨蛋就會適時地提出來,反駁掉讀者們的所有疑問,讓謎題越疊越深厚!!

    福爾摩斯有華生,京極堂有關口,美影有種田,幾乎如出一徹喔!!
  • 是的,個人覺得也正因為是以種田靜馬為主述,讀者代入,所以增加了被迷惑的機率,使得謎底揭開讓人備感訝異呢!

    lonelylong 於 2016/07/30 22: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