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人造衛星情人

Sputuik

作者:村上春樹

譯者:賴明珠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1999年12月01日

ISBN:957133006X

  

  《內容簡介》摘錄自博客來


 每個人各自擁有某個特定年代才能得到的特別的東西,彷彿像是些微的火焰。小心謹慎的幸運者會珍惜地保存,將它培養大,當做火把般照亮著活下去。不過一旦失去之後,那火焰卻永遠也回不來了……。

  故事描寫一位 22 歲女孩小菫有生以來第一次開始戀愛。「就像筆直掃過廣大平原的龍捲風一般熱烈的戀愛。那將所到之處一切有形的東西毫不保留地擊倒,一一捲入空中,蠻不講理地撕裂,體無完膚地粉碎。而且刻不容緩毫不放鬆地掠過大洋,毫不慈悲地摧毀高棉的吳哥窟(Angkor Wat),熱風將印度叢林中整群可憐的老虎燒焦,並化為波斯沙漠中的狂沙暴,將某個地方少數民族的城邦要塞都市整個掩埋在沙裡。一個壯觀的紀念碑式戀愛。至於戀愛對象則是比小菫大 17 歲的已婚者,再補充說明的話,是一位女性。這是一切事情開始的地方,也(幾乎)是一切事情結束的地方。」

 

  《心得感想》

 

  「我閉上眼睛,側耳傾聽,想著以地球引力唯一的聯繫牽絆繼續通過天空的sputnik的末裔們。它們以孤獨的金屬塊,在毫無遮擋的太空黑暗中忽然相遇,又再交錯而過,並永遠分別而去。既沒有交換話語,也沒做任何承諾。」


    一直到接近文末,我才理解村上在這本小說中想傳達的情感,明白以後對於小堇的失蹤才不那麼哀傷,當然的這是因為將她的消失當作一種意識層面上的離去,而非是生命真正的殞落,故事裡沒有給予明確的結局,但仍想當作她會回到主角身邊,在經歷過一段流浪思索的追尋之後,她明白像這樣緊密卻又疏離,有人相伴卻又各自孤絕的關係才是她想要的,她所渴求的人生伴侶,無關乎是否擁有性欲,可面對愛慕女子只能對女人產生肉體欲望的主角「我」又是如何想的?僅管倆人之間的精神交流能夠如同肢體上的赤裸相見,對小堇的愛跟需要也都是真的,不會因此就變成虛假,或是擱置不管,但對為肉體之間的隔閡而深深感到痛苦的「我」來說,這是否仍舊是一段沒有結果的命運?(希冀他們能相守的我某方面來說也很不切實際)

 

    「我想我們現在都還這樣各自繼續活著。不管多深刻致命地失落過,不管多麼重要的東西從自己手中被奪走過,或者只剩外表一層皮還留著,其實已經徹底變成一個完全不同的人了,我們還是可以像這樣默默地過活下去。可以伸出手來把一定限量的時間拉近來,在原樣把它往後送出去。把這當作日常的反覆作業依情況的不同,有時甚可以非常俐落。」p259-p.260


    小菫在遇見妙妙後內在開始轉變,自從去公司上班,她原先想成為作家的堅定意念和以往的自我認知,那種堅固的自信一度被動搖和質疑,她迷惑且懷疑自己是否只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愚蠢女孩,一直傻傻地追著遙遠的幻夢,我想那是因為新開啟的世界是從未接觸和想像過的視野,不熟悉和不在掌控中的事物使她意識到自己的存在和力量如此渺小,連帶的影響她原先對自身才能所具有的肯定,「我」因為小菫的失蹤,在將從希臘的島上回來時,察覺他失去了貴重的事物,心中的某些什麼也已燃燒殆盡。

 

    故事裡的主角「我」和小堇都還是處於正在經歷社會化和世俗化的過程,而另一個女主角妙妙則是代表了已經與現世妥協、遺失或放棄了某部份的自我的人,關於妙妙在瑞士發生的事情,是個抽象的隱喻,整件事情若用邏輯思考和理性來檢視可以說是荒謬的是不可思議的,但無論妙妙割捨靈魂的舉動是不得不還是出於自由意志的抉擇,那曾經珍惜曾經炙熱燃燒的火焰都已熄滅,失去後便再也回不來。


    可既使明知現在正在過生活的我,其實只是真正的我的一半,就算重要的東西終極性的永遠消失,就算軀體只徒留空殼,大多時候,人還是可以默默地的繼續過活。


, ,

lonelyl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