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時間

c(o ᴥ o)/ 

利益揭露:本格分享的書評類型

1.個人藏書及借閱、2.試讀:收取贈書、3.邀稿:收取稿酬。(文內皆有詳細註明)

另外從本站連結自博客來的網頁購書,Saru Saru可有2%紅利

不影響你購物權利。可是所得一定會拿來看漫畫跟買玩具介意者勿點

請不要偷盜圖文,也拜託廣告連結不要加我,我一定會浪費力氣檢舉你呢(認真貌),小偷務必詳看這篇

 

未經許可,請勿COPY&全文轉貼

若需轉載,還請留言告知

 image (2)  

誰殺了她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劉姿君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12年09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6043284

 

  園子腦中出現不祥的空想,

  要是他們其中一人殺了我,該有多好。

  就在這時候,玄關的門鈴響了……

 

《內容簡介》摘錄自博客來網頁

 

東野圭吾回歸推理究極樂趣,引爆日本網友熱烈討論的話題之作

「由讀者來推理,這才是推理小說」─東野圭吾

    和泉園子,獨居東京的粉領族;佃潤一,不成氣候的青年畫家。兩人以結婚為前提交往著,卻因園子摯友弓場佳世子的出現而分手。遭逢情感背叛的和泉園子,不久後被發現疑似自殺死於家中。

    第一位發現者是她的哥哥和泉康正。康正從現場遺留的細微線索,大膽假設園子是遭人殺害,於是當機立斷,將他殺的關鍵證據取走。康正決心要靠一己之力,親手揪出殺害妹妹的兇手。在抽絲剝繭後歸結出兩名最終嫌疑犯-前男友、唯一摯友,他們其中一人,在背叛園子後,狠心地痛下殺手。

  是誰殺了她?執意復仇的親哥哥、愛情出軌的前男友、背叛友情的好朋友,他們全都在說謊!當關鍵線索被破壞殆盡,獵犬般刑警如何追查真相?阻止另一場悲劇的發生……

  「破壞中必有訊息。這句話在任何案件中都用得上。」-加賀恭一郎

 

《心得感想》

 

    首先在進入正文之前,一定要再度提醒大家,不論是定期拜訪的,純粹路過還是GOOGLE搜索《誰殺了她》卻只想知道心得評價的朋友們,在此我都先行表態「不要再看本文了,去買就對了」(喂)。(另外附上《我殺了他》解謎篇)

     本篇末有猜測兇手是誰的結局地雷,雖然我只是客串一下當個鍵盤加賀恭一郎,但還是很有可能矇對的,什麼?有人說我可以不要寫這篇文章就不會爆雷了,這的確是減少別人受害的正解沒錯,但是如果不參加這場網路緝兇活動,我就得不到解答惹啊!啊啊啊!之後只能哀求別人爆雷,與其如此不如趕快在2012/10/31以前寫完,還能得到隱藏版極機密解說。

 

2012-09-20_214112        

 

    除去擱置在書架已久還捨不得看的《大概是最後的招呼》,最近已連續看了好幾本東野大師的著作,像是溫暖清新校園推理風格的《浪花少年偵探團》、理性思考剖析人性黑暗面的「伽利略」系列《真夏方程式》,以及本格推理走向重視辯證過程的《誰殺了她》,雖然三本的風格迥然不同,卻都是我很喜歡的類型,前兩本的心得就此略過不再詳述。

 

    最近才出版的《誰殺了她》,也是阿部寬,啊!不,是加賀恭一郎系列的第三本著作,日本在1996年發行,當時並沒有告知兇手是誰,直至1999年的文庫本才附上了解說,但是呢!依舊是沒有指名兇手是誰,還把關鍵字給拿掉了,所以說這根本是在向讀者挑釁下戰帖,全是為了不讓讀者依靠野性的直覺去猜測兇手,而是確實的思考線索和細節一步步揭開謎底,我本身就是個很愛用直覺鎖定兇手的推理嗜讀者,雖然不會偷翻謎底,但是只要看到兇手確定是誰後,我便會懶得推論,直接接受作者說明的詭計,所以這本書真的是讓我非常苦惱,僅管有特別留意小細節,卻還是不經意的錯過某些要點,只好回頭重讀跟記錄。

 

  雖然是東野的早期著作,跟近期的作品相比起來較為樸實,案件也很單純,只有一名受害者跟兩位嫌疑者,人物的內心戲及殺人的動機也不算多,可以說是偏重推理部份和詭計的設置,但這麼簡單的設定反而更能激起讀者追緝兇手的鬥智,加上嫌疑犯只有兩人,大家更會心想猜中機會可是有百分之五十的機率這麼高,不過我得戳破這種幻想,要是抱著這種輕敵心態快速翻完,就算只是要從A與B中猜A還B,也是猜不透的啊!!

 21FBI (至少要有這種專注力才行) 

 

解謎開始

 

    一開始有萌生過其實園子根本是自殺來著,為了要陷害這兩個背叛她的人,因此設下了這一場戲碼,不過這個念頭早在加賀恭一郎登場不久後被消散,後來我靈機一動想說出版社有時在設計封面很愛玩雙關語或是書名爆雷,像是之前很紅的《別相信任何人》就爆雷了,都叫你不要相信任何人了啊!你看看你!所以我就把書封拿來研究了一下,從右讀到左是書名「誰殺了她」,不過呢!從左讀到右就是「她殺了誰」!死者很明確的是和泉園子,因此這個「她」就是兇手,也就是弓場佳世子,解謎結束(喂!!)

image (2)

 

    後來看了寵物先生在後面的解說,提示了垃圾筒裡的藥包和慣用手的線索,還有加賀跟康正的表情反應,其實這些在劇情中一直都可以瞧出端倪,所以我終於認真思考具有邏輯性的推論,導出了最後的兇手是佃潤一,解謎結束(同樣的哏要玩幾次)

    

     1. 慣用手的關鍵點;死者和泉園子是左撇子,但是在小時候卻已經被矯正過,所以她日常生活中拿筆跟筷子都是用右手,因此沒有特別留意的話不會被發現是左撇子,書中裡加賀之所以能夠知道她是左撇子的判斷是來自於她撕開信件時方法與他人不同,一般右撇子是左手拿右手撕。

     2. 命案現場留下了兩個安眠藥藥包,用來削除連接自動定時器電線塑膠外皮的菜刀,是右側刀面沾有碎屑,佈置的人是右撇子。用來黏貼電線在死者胸口的OK繃放置在矮小的人只伸手是拿不到的地方。(弓場佳世子並不高但這並不是主要關鍵)

 

     3. 佃潤一承認一開始佈置所有過程的是他,當時只先用了一包安眠藥讓園子睡著,不過後來他放棄了,留下原本想用另一個方法殺了園子的弓場佳世子善後,但是後來卻有兩個安眠藥藥包,加賀更提出了佃潤一其實是假裝放棄其實又返回現場再度佈置成園子自殺,這裡我不太理解為什麼不把一個藥包拿走,非得要留兩個?

     4.加賀在確認佃潤一跟佳世子是右撇子還是左撇子前,就先已確定園子是他殺,我認為是因為他發現兩包安眠藥藥包的撕法都是右撇子撕開,因此不會有第二包是左撇子撕法,仍有自殺的可能。

 

    5. 哥哥康正想透了這個要點,並想起剛才他要佳世子吃下安眠藥時,她是以左手撕開,因此佳世子是左撇子,所以嫌疑犯就確定了,就是右撇子的佃潤一。 


, , , ,
創作者介紹

lonelylong

lonelyl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留言列表 (2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可是
    佳世子
    1.用右手寫楷書
    2.用右手托頭
    3.用右手搖車窗
    So:
    她是右撇子?
  • 關於這一點我覺得呢 跟園子一樣 她從小就被矯正過 所以她日常生活中沒有特別留意的話 是不會被發現是左撇子

    lonelylong 於 2012/10/22 10:59 回覆

  • 訪客
  • 在小說發行的最初版本中,敘述康正逼佳世子服安眠藥時,曾提到「用左手」撕藥袋,這樣一來,答案就夠明顯了,佳世子與園子既然都是左撇子,兩個藥袋當然都是潤一撕開的,代表他第一次加害不成,第二次再回來殺害園子。
    BUT
    其實我有另一想法
    兩藥包皆為右手撕,且皆有園子指紋,但佳世子不知佃潤一之手法〈留下指紋〉,SO 留下第二藥包為同一人。
    當然這也不算是決定性證據...
  • 我認為他沒有壓上指紋,我有點忘了但是他菜刀上也沒有壓指紋對吧,若是得要看指紋來辨識 那麼最後康正那邊說不需要檢驗他也能判斷,就不太合理,所以我想康正是只用慣用手撕藥袋這個線索就能辨識出兇手才是。

    lonelylong 於 2014/09/23 02:24 回覆

  • Iris
  • 如果不留下兩個藥包,就無法布置成園子自殺,因為第一個藥包是佃讓園子吃下的(佳世子也知道),第二個藥包要讓人以為是園子自己服用,如果只留下一個藥包,園子就不是自殺了

    不過我還是很疑惑,要如何證明佃第二次有來到園子家?不能只憑第二包安眠藥是右撇子撕的就說是佃?
  • 因為很明顯的 提示是說兇手一定是他們倆人其中一人,所以我沒有思考要怎麼證實佃是如何重返現場,書裡似乎也沒有這部份的詳細線索,因此我只把注意力放在分辨是誰,而略過了犯案過程的步驟,不知道是否解答會有說明!!

    lonelylong 於 2012/11/02 22:14 回覆

  • susu
  • 剛剛博客來時,看到書皮的設計也覺得滿有趣,書皮是這樣告訴我們: 誰殺了她,但也可以閱讀成她殺了誰~ 或許書名已經告訴了我們答案?? 僅猜測
  • ㄟ 這個梗我文章裡有提起
    但我想應該不是這個胡鬧的解答

    lonelylong 於 2012/10/25 00:20 回覆

  • Iris
  • 後來我再想一下,也覺得為什麼佳世子在收拾善後離開的時後為什麼不把第一個空藥包帶走?或是把電線...等拿走.
  • 因為要讓園子明白是佃後來放棄了殺她的念頭????? 這裡真是個盲點耶!!!!!! 為什麼不收乾淨呢

    lonelylong 於 2012/11/06 22:18 回覆

  • Iris
  • 恭喜妳獲選了~~
  • >/// <非常感謝

    lonelylong 於 2012/11/06 22:18 回覆

  • Iris
  • 不過看到最後獨步的的解答讓我很不滿意呢~~感覺還是有很多bug
  • 我覺得你提出的疑問很有意思,
    原本期待能看到佃犯案的後續過程說明
    但看到說明說東野本身也沒有公布正解,
    因此應該是給了在合理範圍內能被接受的解答

    lonelylong 於 2012/11/06 22:22 回覆

  • 訪客
  • 請問獨步最後有公布解答嘛?還是參賽的人才有收到解答呢?
  • :) 好像是只有參賽者有寄送解答呢

    lonelylong 於 2012/11/11 01:58 回覆

  • 悄悄話
  • 訪客
  • 我也比較贊同佳世子是兇手的說法
    首先我一拿到這本書還傻傻的真把這本書的書名念成了"她殺了誰"呢((笨透了
    再來也是很不可靠的直覺告訴我兇手
    命案就從佳世子回去後分成兩條線 要嘛是有人回來 要嘛就是女的幹掉園子
    可是我在人格上的分析完全大於推理解謎
    因為是小說 所以嫌疑犯和被害人都是虛構人物 沒辦法正確剖析
    但是我覺得能做出這種事的應該是加世子......
    無論如何 這樣不顧好友情分或是戀人情分 違反道德做出這種事
    都是不可原諒滴@@
  • XDD 其實我還真的覺得這樣的書封設計是故意的
    官方版本跟我的推論兇手是一樣的
    不過東野並沒有公布解答

    lonelylong 於 2013/02/07 13:02 回覆

  • 訪客
  • 以人性論,比較認同佳世子是兇手
    女人的世界是很複雜的,尤其是女性的恨...
    佳世子後悔當過AV女優,被揭發出來後她若和佃潤一成婚,這不是埋下了未爆彈?
    佃潤一已知情後,不論園子是否寄出影片,是否原諒他們,佳世子的恨都不可能消減
    殺了她是泄憤的舉動,更何況園子的哥哥在剛調查時,就認為她很多表現是演技。
  • 以動機來看,佳世子的確比較強烈
    但我覺得可以把佃潤一對佳世子的愛納入考量,
    對他而言如果那是一份畢生追求的愛,卻因此被破壞,
    這種憤恨和失落也是能提供他足夠的殺意去執行行動,
    因為被破壞的情感終究是無法恢復原貌的,
    正如同過去的難堪難以磨滅一樣。

    lonelylong 於 2013/03/24 14:47 回覆

  • 詩人
  • 我認為是加世子
    原因挺簡單,除了各位所說的那些推論外,還有
    1.本書(至少台灣版的啦)從頭到尾,加世子幾乎都用右手
    2.康正在得知解答前曾問潤一的那個問題
    3.加世子的聲音變調(她不是兇手的話為何要緊張?)

    不過後來想想,這說法也有點問題
    畢竟我只是剛看完這本書
    還是再研究研究較好

    個人覺得
    對潤一最不利的一點
    就是那把刀的刀刃
    正努力解決中
  • 如果有什麼新的推論 也歡迎分享喔 :)

    lonelylong 於 2013/05/04 20:45 回覆

  • egg
  • 剛看完~
    個人覺得是佳世子
    除了哥哥康正針對垃圾桶裡的東西表示自己有親眼目睹(慣用手)
    是因為這句“兇手尖叫,不是兇手的那人也慘叫” 判斷尖叫的應會是女性-佳世子
  • 這個判斷還滿有意思的XD

    不過感覺還是得從撕法來推論兇手是誰呢

    lonelylong 於 2013/06/09 19:44 回覆

  • ann
  • 我也是剛看完這本書 也推論說藥包的撕法是關鍵證據 只是我看了半天 小說裡有哪段寫到家世子是左撇子嗎 小說並沒有說他是用左手撕藥包的@@
  • 請參照第四點的推論

    4.加賀在確認佃潤一跟佳世子是右撇子還是左撇子前,就先已確定園子是他殺,我認為是因為他發現兩包安眠藥藥包的撕法都是右撇子撕開,因此不會有第二包是左撇子撕法,仍有自殺的可能。

    若是她和佃潤一都是右撇子的話,這本書就找不出兇手是誰了,然後再看第五點

    5. 哥哥康正想透了這個要點,並想起剛才他要佳世子吃下安眠藥時,她是以左手撕開,因此佳世子是左撇子,所以嫌疑犯就確定了,就是右撇子的佃潤一。

    因為書不在手邊,不確定在第幾頁,
    但記得在最後加賀把佳世子撕開的藥包藏起來了,
    但是康正早就看到了,因此知道兇手是右撇子的佃潤一。

    lonelylong 於 2013/07/18 19:04 回覆

  • 小明
  • 我看完但不知道兇手令我十分激動!!!!可能地區問題我們是用藥丸的,而且藥袋是膠袋,不用撕開的,左右手開法沒有分別。
    我要睇多一次了
  • 不用撕開的話我真的不知道凶手是誰了!!!!

    lonelylong 於 2013/07/21 23:42 回覆

  • 光仔
  • 我覺得很多人重點都錯了

    凶手是佳世子
    佳世子是左撇子(因為康正想起藥包,再說親眼看到)

    *重點* 內文提到「那麼有幾件事就是園子親手做的... , …如果是由園子以外的人在沒有注意細節下進行,便可能會留下與本人明顯不同的痕跡。」
    明顯提出行兇者是跟園子一樣用(已矯正)左手哦!

    至於藥包印象中沒指出兩包一樣吧?
    (對於這點有超大bug,不一定要正面開吧?!)

    另外,當康正認定兇手,加賀最後情急之下說出佳世子不堪的過去為兇手說情,以加賀性格去想,如果可能會死的是潤一,都應該不會說出來吧!
  • 記憶久遠,但我還是嘗試回答你的疑問。

    藥包的撕法並不需要分正反面,或是一模一樣。
    有興趣的話可以實際嘗試用左右手輪流撕同一張紙,
    你會看到撕開後,再把紙疊合在一起時是有所差異的喔。

    另外東野寫這類書的本意是希望讀者能自行推理出線索,
    所以我想他在寫作時是把解謎的實際線索(物證)安排在書的內文之中,
    由於每個讀者對加賀個性的觀點並不會得到相同的結論,
    因此若要以加賀的反應來推論,我想是不太足夠的 :)


    lonelylong 於 2013/08/23 11:53 回覆

  • 小虎
  • 以下奉上個人淺見:
    我認為殺人兇手是女生!
    說明前得先回味一下故事內容:
    書中說道男生備妥一切準備行兇時,看見垃圾桶旁一封寫到一半被死者丟棄的信,內容不贅述!但因這封信使得男生良心發現而決定放棄行兇,正巧這時女生帶著同樣的殺人企圖來到了兇案現場,兩人驚訝之餘…男生將信件給了女生看,同樣的讓女生良心發現,於是兩人決心離開,一前一後走的!
    再回到最後偵探與主角(死者哥哥)的邏輯推理,可能有三:
    1. 女生在男生離開後仍然決定行兇,殺了死者。
    2. 男生雖然先離開但事後(待女子離開後)又折返,殺了死者。
    3. 死者在男女皆離開後醒來,看了現場布置心灰意冷下決定自殺。
    謎題便是如此。
    書中偵探早早便表明了是他殺案件,絕不以自殺結案,為何他有此自信、根據何在?容我後敘(這點跟解謎有莫大關係)。
    但假定成立,如此一來第3點自殺已先排除。那麼是1.是2.呢?
    這是個人記憶與理解的小說內容!
    那麼以下解謎開始:
    先從邏輯判斷,假定是男生行兇,也就是看完信件後並沒讓他良心發現,當女生意外出現,重點這時女生是同樣抱著殺人的企圖而來,男生何須將信件給女生看,讓她有打消企圖的可能,一起行兇不就成了,他早布置好一切製造是死者自殺的假象了不是嗎?何須退縮,這裡分析中邏輯的重點是女生同樣是想殺人的。
    所以2跟3既然都排除了,答案便是1。
    再來說作者留下的暗示吧,請翻閱P.236:
    「一包?」康正皺起眉頭確認。
    「一包。」她說的非常肯定。
    再請翻閱P.255:
    「……」加賀對潤一說「………?」
    「量……」
    「我問的是一包、兩包,或者更多。」
    「哦……當然是一包。佳世子在錄音帶裡不也是這麼說的嗎?」
    以上有發現兩人說法態度上的不一致嗎?
    請問是誰佈置這個現場的-是男生!
    但說詞上確是女生肯定,男生顯得遲疑!男生甚至用上了疑問句:佳世子在錄音帶裡不也是這麼說的嗎!自己做的卻是如此說法,為何呢?
    因為有人說謊,說謊者是女生而男生則是為之圓謊。
    真相為何?個人淺見一開始男生就是用了兩包安眠藥。兩包都是右撇子撕開的安眠藥,這點正是偵探加賀早早便認定他殺的理由,死者是左撇子!正因為沒有一包藥是死者撕開的,所以沒有自殺的可能。
    已可確知布置現場的是男生,因為身高因素,但男生再看完信件後已打消了殺人的企圖,這時的現場是:
    在主角詢問下,女生假替並說明其實是男生佈置的現場狀況是,請看P.238:
    「所以,」佳世子閉上眼睛,「她是在我走之後才自殺的。」
    「妳說什麼?」
    「這是唯一的可能呀!因為她是死在床上的吧?我走的時候,圓子是靠床坐著睡的。……」
    既然女生是假冒的;也就是說男生並未完成最後命案現場的布置,有一部分的布置來自於真正的兇手,這個部分請看P.286:
    假使佃潤一和弓場世子說的都是實話,圓子是自殺的話,那麼有幾件事就是圓子親手做的,………………這些行為當中,…………,便可能會留下與本人明顯不同的痕跡。而這與慣用手大有關係。
    這一段作者既暗示了解答,同時也設下了詭計!
    請注意這段內心獨白是主角發現了關鍵後所想,上一句話是:原來如此,所以加賀才確信不是自殺。
    原來如此是甚麼呢?正是我先前提到的兩包藥都是右撇子所撕。
    然而主角又是發現了甚麼才得出真兇的答案呢?正是那一句:可能會留下與本人明顯不同的痕跡。而這與慣用手大有關係。
    真相是沒有留下與本人明顯不同的痕跡!真相是女生與死者同樣是左撇子!
    正因為連撕藥包這樣的行為都會留下左右手不同的慣性痕跡(在書中的假設是會留下的),那沒有不同痕跡,正代表著後半段的現場布置來自於同為左撇子的凶手。
    於是該問作者可有安排女生是左撇子的說明,答案是沒有,但有暗示!
    這點請看P.240:
    佳世子似乎有些猶豫,但最後下了決心。她撕破藥包,…………,然後把空袋子丟進旁邊的垃圾筒。那是一個有玫瑰圖案的漂亮垃圾筒。
    再看P.287:
    康正的眼睛……………………「可以幫我拿一下那邊的垃圾筒嗎?就是上面有玫瑰圖案的那個。」……………………「或者幫我拿裡面的東西也可以。」……………
    「你已經回收了是吧。」…………「我想也是。對你來說也許是這樣,但是我已經有答案了,因為我親眼看到那一刻。」
    那一刻是甚麼呢?是佳世子撕破藥包的那一刻,顯示出她是左撇子的那一刻!請回憶在小說中段時,加賀刑警曾經對主角示範,透過撕名片這樣的動作來說明如何分辨左右撇子!
    主角後來又補充了一句:「你也可以因為我這句話得到答案,省了送鑑識這道手續。」
    就是因為主角親眼見到了女生撕藥包這個動作。
    就是因為前半段的不一樣,凸顯了後半段的一樣不合理。
    兇手………………正是妳弓場世子!妳這個雖然矮小卻異常豐滿的女人,妳這個搶知己男友還拍A片的女人。
    入監服刑吧!讓妳在現實世界裡重現妳在片裡的劇情。
  • 感謝你分享你的推論

    「先從邏輯判斷,假定是男生行兇,也就是看完信件後並沒讓他良心發現,當女生意外出現,重點這時女生是同樣抱著殺人的企圖而來,男生何須將信件給女生看,讓她有打消企圖的可能,一起行兇不就成了,他早布置好一切製造是死者自殺的假象了不是嗎?何須退縮,這裡分析中邏輯的重點是女生同樣是想殺人的。」

    也有可能是因為他不想要她成為殺人兇手,所以把信給女生看,打算獨自犯案,因此無法以他把信件給女生看就推導到1 :)

    至於兩包安眠藥的部份,倘若是男生一開始就使用兩包安眠藥,留下兩包藥包也很奇怪,如果這和死者平日的服藥習慣不符,要想偽裝成自殺便很可疑。

    還有為什麼加賀需要鑑識? 如果他早就知道誰是左撇子誰是右撇子,看撕開的方法就能知道是誰了,同樣的康正也是在那時才確認誰是左撇子誰是右撇子。

    因此決定性的真相並不是沒有留下與本人明顯不同的痕跡,
    而是與本人明顯不同的痕跡

    以上是我的想法,由於書不在手邊,我只能大略提出這些回應:)

    lonelylong 於 2013/09/01 18:41 回覆

  • 小虎
  • 作者寫這本書的構思真的很大膽也很了不起呢!
    最起碼他留給了我們創造與推論的空間。
    遺憾的是我直到最近才看見這本書,沒參與到書剛發行上市時討論的高峰期,不過聽說最近他又寫了另一本類似的小說,或許可以一起看看!

    針對你幾點不同見解,我也有不同見解回應。
    「也有可能是因為他不想要她成為殺人兇手,所以把信給女生看,打算獨自犯案,因此無法以他把信件給女生看就推導到1 」
    事件本身當然是虛構的,我們在此所做的討論,不過是基於作者所創造世界中對人性的推敲。
    你提出的這點反論,有矛盾存在!
    看過信的男生如果沒有因此打消自己殺人的意圖,如何認定當給女生看了信就可以讓女生打消意圖呢?
    如果他不要她成為殺人兇手,如果他(這麼愛女生又有如此高尚犧牲的人格)打算獨自犯案,那這個連自己都沒因此改變的信件,如何讓他有把握女生會因而改變,接著的劇情可是男生離開了,留下女生獨自在現場喔!

    再來是兩包安眠藥不符合用藥習慣的反論,我認為可以這樣解釋(但這個解釋並不需要,因為針對虛構的事件不必要有太多的延伸)男生知道前女友的用藥習慣,平常是一包,但他是要殺人的,必須百分百確定死者不會在中途醒來,因此下了比平常更重一倍的藥量。
    至於偽裝自殺現場,記得嗎?上一篇我提過男生的現場完成了前半,在還沒執行完全時,看見了信件、女生闖入,從此他打消了殺人的企圖。
    或許若沒發生這兩個變數,也就是讓男生繼續執行殺人計畫,他會拿走一個藥包。
    反過來說為甚麼我認定的真兇-女生,後來沒將藥包拿走呢?因為她不想讓男生發現是她接著執行了他的殺人計畫,於是她所能動的手腳,只是將男生離開前寫下的對不起紙條、兩張油畫的照片燒毀,而且還冒著警方可能會因此追究下去的風險,將灰燼遺留在現場,為何呢?因為女生要說服的對象正是男生啊!

    最後是加賀的鑑識,首先加賀並不同主角,他沒有親眼目睹女生撕開藥包的動作,所以他有鑑識的需要。
    再來關於鑑識也未必便是左右撇的認定啊!可能只是要採得指紋,這是證據啊!上面留有女生的指紋(鑑識得知),同時是左撇的撕痕(觀察得知)!

    以上三點再回應,如何?
    這真是個好玩的遊戲不是嗎?由衷佩服作者這般安排!
    抱歉我的回應冗長。

  • 我的意思正是你也沒辦法以此推論,他之所以把信給女生看是為了打消她的意圖。或是為什麼不一起行兇。如果你的推論可以成立,我的假設當然也可以成立,並不矛頓 :)

    第二點 藥包為什麼會遺留兩包,也可能是他為了讓女生相信那一包是園子清醒後自己決定自殺時服下的,所以留在那裡,他想說服的是佳世子,畢竟他們倆人都不知道左右撇子撕法不同會露餡。

    第三點,但他可以從垃圾筒中知道這撕法是左撇子,因此他從康正口中知道是佳世子服用的,就不需要驗指紋了,他只是要分辨誰是右撇子誰是左撇子而已,如此便能推論兇手是誰了,康正也是這麼想的,如果康正必須經過更複雜的推演才能知道兇手,是無法在一瞬間判定該殺那一個的。

    討論是很有趣的,不用為此抱歉喔 :)
    他的新作我殺了他也是這種方法,我也有寫新的解答,
    也許你讀完後也可以一同分享你的看法。

    lonelylong 於 2013/09/02 00:26 回覆

  • 小虎
  • 我已經向博客來訂購了,希望早日到貨快快讀完,再來分享心得!
    興致昂然貌……
    事實上,在上一篇我的再回應中提及的意思是:針對虛構的事件不必要有太多延伸!我們僅能接受作者所設定的條件與創造的事實(不論合理與否、成立與否)來進行討論。
    當然結局既是開放狀態,每個人對真兇的猜測,一定會有自己的邏輯推論與思考方向。
    但不能太背離事實(事實就是作者所鋪排的文字即小說內容),否則便可以猜想是完全不相關的第三者(鄰居),在男生女生離開後亂入…之類的!

    事實上我並沒有提及男生說服女生,沒有說服這個意涵,因為這是作者所安排的劇情!

    不過就讓我們假定有說服這件事吧,針對這點來討論我的邏輯與你的邏輯差異所在。
    先說我的:兇手=女生=男生打消了殺人念頭=男生被信件說服=男生將信件拿給女生試圖說服女生。
    再說你的:兇手=男生=男生沒打消殺人念頭=男生沒被信件說服=男生將信件拿給女生試圖說服女生。
    這樣的寫法對你的推論不公平,對吧!沒辦法,因為是事實(劇情)!
    怎麼講呢?根據劇情安排是男生先看到信件,又根據安排男生有將信件拿給女生。正是先後順序決定了邏輯的成立與否。

    我吃了冰棒覺得好吃,推薦你吃(合理),然後猜想你也會覺得好吃(合理)。
    我吃了冰棒覺得難吃,推薦你吃(不合理),然後猜想你也會覺得好吃(不合理)。
    所以根據合理的邏輯,我必須要覺得冰棒好吃。
    我=男生,你=女生,好吃=被說服!

    所以我推論女生是兇手!
    第一個層面是:如果男生繼續想殺人,何必大費周章讓女生看信件,一起殺不就得了。
    你反駁我是:有可能男生想獨自行兇(不管為何要如此)
    於是我說第二個層面是:假定你是對的(男生要自己下手),那他怎麼做呢?將信件拿給女生看(這是作者安排的),問題是這封信就連他自己也沒被說服,他何來自信認為女生會因此被說服,從而達成他想要的目的(說服女生,讓自己事後再獨自行兇)

    所以我反駁(第二層說法)你的反駁矛盾,所以你反駁的我的推論(第一層說法)成立。
    既然推論成立,所以男生被說服=不想繼續殺人=女生才是兇手。

    至於你提到的第2及第3點反駁,都是可能的!
    但那是基於你認定的事實狀態下(兇手=女生)去做的解釋,解釋不通,代表推論錯誤,但解釋能通,也不代表者結果必然正確!
    為何?
    水往低處流(這是真理)
    今有A/B兩點,A為高處,B為低處,將AB兩點以一不透明水管連結,將水注入於此水管中段,結果如何?(這是謎題)
    推論:因為水往低處流,所以水將流向低處B點。(解釋能通)

    但,我忘了提,在A處安裝有一台抽水馬達!

    這個安裝抽水馬達便是作者的劇情安排,他可以讓你的解釋能通,卻變得結果錯誤。(我認為你的第2第3點便是如此)
    而這個忘了提呢,正代表每個讀者看完故事後的理解狀態或記憶狀態,有人會忘了,有人沒有忘了!

    我正是認為,我沒有忘了抽水馬達,所以我推論水在高處A點。

    講那麼多,要終結這場論辯(2跟3),還是得回到故事內容。
    這些根據在我第一篇留言中都有提到書中頁數,便是這些內容(作者的文字),讓我認為有抽水馬達存在。

    你可別跟我說雖然有抽水馬達,但是忘了開啊!哈哈哈…

    又是冗長,天生囉嗦,再請見諒!
  • 我說明一下,我回應你的推論皆是以你的推論邏輯來回覆的,基本上你可以看見我原本的解答裡面完全沒有揣測兇手的心境,我根據的都是物證和實際的行為。

    1. 慣用手的關鍵點
    2. 命案現場的佈置(一樣是慣用手。)
    3. 安眠藥撕法。

    在你第一篇留言中你第一段裡提了,

    「那麼以下解謎開始:先從邏輯判斷,假定是男生行兇,也就是看完信件後並沒讓他良心發現,當女生意外出現,重點這時女生是同樣抱著殺人的企圖而來,男生何須將信件給女生看,讓她有打消企圖的可能,一起行兇不就成了,他早布置好一切製造是死者自殺的假象了不是嗎?何須退縮,這裡分析中邏輯的重點是女生同樣是想殺人的。」─所以2跟3既然都排除了,答案便是1。

    你預設了「男生何須將信件給女生看,讓她有打消企圖的可能,一起行兇不就成了。」,所以我的意思是既然你可以預設,我也可以預設別的方向來回應你,當然的這都並非我原本推論的邏輯。


    我吃了冰棒覺得好吃,推薦你吃(合理),然後猜想你也會覺得好吃(合理)。
    我吃了冰棒覺得難吃,推薦你吃(不合理),然後猜想你也會覺得好吃(不合理)。
    所以根據合理的邏輯,我必須要覺得冰棒好吃。
    我=男生,你=女生,好吃=被說服!
    ↑ 這個論點無法成立,因為我們都不是書裡的男主角或女主角,你無法知道他抱著什麼意圖給她看那封信。作者只是安排了他們的行為,不同的讀者會有不同的解讀

    至於抽水馬達的舉例,我一樣用上面的話回應你,是作者的安排讓”你認為”它存在,但並非所有人都覺得它真的存在。而這樣的一本解謎小說會盡可能的把劇情安排成能夠以實證去解謎的,而非以人物的言外之意或是他內心的看法。如果你的推論是建立在”你認為”的,也沒有什麼好爭論的,我們都知道個人的感覺是很主觀的,只要你覺得這個想法是你的完美解答,那就很棒了,不是嗎 :)


    lonelylong 於 2013/09/02 18:27 回覆

  • 慢慢讀
  • 看了樓上抽水馬達等等的論點,看看這篇有沒有給各位更好的解答。
    http://blog.xuite.net/linpeiyi/writing/243310644
  • 格主的推理依舊有她自行臆測的地方在,這是第三人稱敘事的作品,書本沒寫到,誰知道佃是不是一時疏忽忘了印菜刀的指紋,以他有印藥包絕對不會忘了印菜刀的指紋是沒有證據支撐的推論。後面論述我就不談了.....

    lonelylong 於 2014/09/20 20:22 回覆

  • 您的暱稱 ...
  • 以左右撇子來看 潤一是兇手無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