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18)  

捍衛雅各

Defending Jacob

作者:威廉.藍迪

原文作者:William Landay

譯者:陳錦慧

出版社:三采

出版日期:2012年06月01日

ISBN9789862297131


    《內容簡介》摘錄自博客來

別以為你翻到最後一頁就可以知道真相
闔上書之後,審判才開始……
 

    人們總是希望從法律中尋找真相,真相的認定卻往往取決於人們心中的恐懼……

    寧靜的高級住宅區發生了一起少年凶殺案,負責的資深檢察官安迪.巴博必須深入調查,揪出兇手。然而一項關鍵證據,卻讓他的兒子雅各變成了檢方的被告。這項突如其來的指控,迫使安迪說出隱瞞多年的血腥家族歷史。雖然法庭並不採用「殺人基因」這套證詞,但這個說法卻觸動了安迪內心最深處的恐懼。隨著法院開庭,他們的生活被攤在大眾面前一一檢視,巴博夫婦才發現記憶中乖巧的雅各,不知何時已經走進一個他們觸碰不到的世界,他與同儕相處時的反應、容易躁怒的脾氣、說話時冷漠的口吻,感覺就像個陌生人。儘管如此,安迪和蘿莉仍舊願意犧牲一切來捍衛自己的孩子,畢竟,在內心深處,他們比任何人都要更了解雅各……不是嗎?


《心得感想》


    我看完的第一個感想是,這真是個該死的結局,作者William Landay從開頭一路懸吊讀者的胃口還不滿足,直到最後的一個字都已劃下句點了,都還令人滿心糾結內心激盪不已我甚至還懷疑小編是否漏寄了兩頁給我,想要等書正式出版後才揭開最後的謎底,心有不甘想要找出真相的我更是上網搜尋是否有英文版的書評透露出些許蹤跡,沒想到看見的眾多回應亦同於我的反應,同樣的詫異和不可置信,這才讓我從震撼中回神,開始思索作者如此安排的原因,因為唯有如此我們才能更深入的去思考反芻他想談論的議題到底有沒有所謂的殺人基因?一個人的行為是先天還是後天因素的影響比較大?司法正義所能達到的正義是否有所極限和束縛?這些都是無法簡單二分法的問題,但卻不因為沒有明確的答案而喪失討論的可能性,這不僅止是一本存在了屍體、兇手、犯案動機、法庭辯論的推理懸疑小說,更是一本充滿人性試練,讓人思索那些隱藏在社會制度中看似合理化的表象背後,層層被掩蓋的真相。


    這次試讀比較特別,出版社給予了幾個問題希望讀者能回答,篩選的過程也要附上職業,我想這是一個很不錯的巧思,能夠知道各個層面的看法,因為作者開啟的議題切中許多日常生活中的道德兩難,而這些問題每個人都能回答,彼此各有自己的生長背景和主張。以下是我的觀點,有些部分涉及爆雷,建議未讀者勿看,因為我認為自己從中抽絲剝繭比起別人告訴你的說法,更加有趣的多。


以下有劇情雷

    1.      你認為雅各到底有沒有殺人呢?為什麼?(請至少說出一個理由)

       我認為他有,雖然我內心裡跟主角安迪一樣不斷說服自己,沒有任何證據可以充份顯示雅各就是兇手,但是從最後案件結束的方式,和黑幫圍事歐雷利及安迪父親比利說的話(「孩子,今天是你的幸運日。」、「如果你要我痛哭流涕,只因為某個騷擾小孩、強暴小孩的爛貨被殺了,或自殺你趁早別作夢」),都讓我認為雅各的確有殺人,而自殺的帕茲只是成為替罪羔羊,尤其是最後發生的事情更壓垮我對雅各的信任,其實安迪應該或多或少都有察覺真相,只是他拒絕去面對,寧願相信他所謂的確認偏見:「人只會看到自己想看的事物,忽略那些跟你原有觀點衝突的事物」,因為有時候欺騙自己比面對來得容易生活。

2.      一個人的行為是先天還是後天因素的影響比較大?「殺人基因」真的讓雅各狠心下手殺了他的同學嗎?

 我還是認為後天因素的影響比較大,即使有所謂的殺人基因,也只不過是代表你在這方面比一般人更擁有了些什麼,但是有天份不代表一定要去做,你還是可以有所選擇,一個人的質地跟才能雖然是天生給予,但行為動機仍免不了會受到外在環境的人事物影響,雖然「為什麼要殺人?」這件事看起來總是沒有邏輯可言,有時我們也會看見許多人為了不能理解的可笑理由殺人,更有些人主張互相殘殺本來就是人的天性,但我會認為那便是純粹以人是動物的角度來觀看,而非以人之所以為人的價值來談,希臘哲學家Aristotle亞里斯多德曾說過:「人是理性的動物。」我認為這說明了人之所以具有價值和尊嚴,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們能從事道德行為,否則便只是徒具外表披著人皮的動物罷了。

   3.      發生在雅各身上的事可以說是天下父母的惡夢,如果你是雅各的爸媽,

           你會怎麼做?你的心裡會有什麼感受?

     從理性的思考角度看來父母不該自私的將孩子當作私人所有物,該知道的是從他離開你體內以後,便全然是個獨立的生命體,既使從情感跟血緣上看來有多密不可分,你們終究不是一體,他有他的人生,你也有你的,即始他做了多不堪入目的壞事,也由不得你剝奪他活著的權利,否則你與他又有何差別?可是從情感上來說你可以想像有多少人看見殺人犯,腦中不會浮現這種念頭像是:「我真想看看是誰把他養育成這個模樣,他該一同負起責任」,此時父母跟孩子之間宛如命運共同體,無法被清楚的分割,所以我覺得以我的完美主義個性一定很焦慮自責,若是我確定雅各真的有殺人,我想我可能會跟蘿莉一樣走向相同的結局,因為我不夠堅強到可以面對眾人譴責的眼光,也一定會把雅各為何長成這樣的人之因歸咎於自己身上,因此我一定會竭盡所能去查明真相,懷疑心只要起了個頭便會無止盡的萌芽生長,這樣的愛不免太令人拉扯心酸。


感謝三采  sunlogo   文化給予試讀機會

, , ,
創作者介紹

lonelylong

lonelyl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